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公益视点 > 媒体聚焦
免费午餐公布财务报告仍遭质疑 专家称应更通俗
发布时间:2012-05-16 00:00:00  点击数:

【新闻背景】

4月6日,贵州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的微基金通过网络晒出的“过程账单”,精确到了每分钱。4月8日,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免费午餐基金发布2011年财务报告,引发公众的关注与讨论。能够晒出账单无疑是种进步,但如何晒得专业、晒得令人信服,显然是个技术活。

最近,两个公益组织晒账单颇引关注。

“专业会计师事务所加班加点做了一个月的报告摆在那里,居然还有人说100块钱善款中,我们私吞了10块,这也太让人郁闷了。”4月10日,当记者问及晒账单的效果,中国福基会副秘书长、免费午餐基金管委会主任肖隆君却一肚子委屈。

为什么账单晒出来,误解仍旧多呢?“只是将财务数据直白地呈现出来,却没有必要的解释,公众一般还是不容易弄明白。”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说。

账单要晒得专业,分析、解读和评价不可少

随着人们对信息公开透明的强烈呼吁,很多公益组织都在努力。与以往只注重简单的“结果公布”相比,目前公益组织已经努力在做“过程公布”。比如,如今要想获取免费午餐基金的信息,人们有多种选择:登录官方网站、各大微博查看最新信息;免费午餐还选择了专业的互联网信息发布平台——“基金会中心网(CFC)”作为第三方发布平台。与此前在微博上的零散信息不同,通过CFC,公众可以全面了解到免费午餐项目的实施过程。

“公众最想了解的,不仅仅是数据。”基金会中心网总裁程刚说,“大家其实最想知道基金到底做了哪些事?谁是受益者?由谁来实施?效果怎么样?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过程’披露。”

在免费午餐2011年的财报中,主要内容是向社会公示该基金自2011年4月到当年年底善款筹集与使用的情况。“正是考虑到公众监督,我们在平时发布过程信息之余,又发布专业财报。这份财报是参照《民间非营利组织会计制度》编制, 里面的每个数据都有据可查,连库存的爱心T恤有多少件,也有志愿者查点。最后每一笔通讯费、差旅费及志愿者津贴都算得很清楚。”肖隆君说。

尽管发布的专业财务数据已经比较细致,但仍有人误以为免费午餐基金的10%的成本支出过高,“100块钱善款私吞了10块”。所以,“公益组织要晒账单,对信息一定得进行评价与解读,要想办法晒得专业,这样才能真正满足公众需求。专业晒账单包括这样几个方面:按标准采集信息,专业的第三方财务审计,数据公示,数据的分析解读,专业的数据信息评级。而目前我国的公益组织,要么连账单还没晒,要么虽然晒了账单,但却没有分析或者分析得不够。这离专业化的数据公布,还有差距。”王振耀说,“作出专业财报还不够,公众对公益知识、法规等不了解,让公众接受专业指导、‘读懂账本’,也是公益组织的责任。”

目前,基金会中心网打算与相关公益研究机构合作推出旨在促进行业发展的研究报告,程刚说:“以往我们呈现的都是客观的基金会数据,现在我们也认识到,只有分析,才能凸显数据的价值。”

晒账单需硬性制度,制度制定应具体

免费午餐基金、微基金勇于晒账单,是个可喜的进步。但像这样愿意晒账单的公益组织仍是少数。根据CFC4月的最新数据,目前中国有基金会2640多家,其中公募基金会有1200多家,但目前这些基金中建有官方网站的不到25%,在官网上公布捐款数额和去向等信息的更少,设立微博账号的甚至不到200家,及时更新信息的更是少之又少。

“公益组织公信力不取决于知名度和金钱,主要靠诚信,而诚信的基础是信息公开。贵州地处偏远、经济相对落后,基金会要想往前走,必须得有全新的姿态。”微基金所属的贵州青基会秘书长杨震说。

其实早在2006年,民政部便已颁发《基金会信息公布办法》,但6年来做到这个要求的基金会却不多。去年12月16日民政部发布的《公益慈善捐助信息公开指引》也不具备强制性。王振耀认为,提升公益事业透明度,亟须建立信息强制公开的硬性规定:“首先制度上对信息公开没有强制性要求。其次,我们的制度还仅仅是宏观性和原则性的规定,信息公开缺乏具体的标准、格式和程序,可操作性不强。”

程刚介绍,在美国,基金会若要获得免税资格,每年必须如实填写联邦税务总署设立的990表,上报的信息从高管、理事的名单到薪酬、收入和支出、购买服务及关联关系、所有捐款人的名单、支出明细等十分详细。

“信息怎么公开?必须制定出详尽、可操作的标准。缺乏标准、缺乏程序,信息透明很容易变成一种口号。”王振耀认为,要想让公众满意公益组织晒出的账单,公益组织应做好解读工作,但解读所依据的标准,也应当由相关部门制定完善。

据了解,民政部目前正在起草的《公益组织信息公开制度》,预计今年内可出台,届时公益组织将按照规定内容进行信息公开。

而且,“我相信随着国内公益事业的蓬勃发展,以后公益组织之间必将产生竞争,竞争靠的就是透明。大家只会捐款给自己信得过的公益组织。”程刚说,“透明已不是被动与主动的问题,而是公益组织唯一的选择。”

晒账单,技术不是问题,人力、财力和管理是问题

“对于信息透明而言,技术已不是问题。公益组织采用的技术手段在进步,管理部门也应当及时跟进。”王振耀认为,目前我国的公益事业尚属于宏观管理、原则管理,“如果将新技术纳入管理渠道,行政效率无疑会倍增。”

从成立官网、更新新闻到微博互动,再到寻求第三方专业技术平台支撑,现代化网络技术已成为拉动公益事业走向规范透明的动力。

与“免费午餐”基金落户CFC不同,微基金与“爱盟公益”技术团队合作,量身定制了自己的信息公开平台——“项目执行过程披露”系统。点开该系统,左侧的“微基金披露平台”包含“捐赠收入、捐赠支出、午餐执行反馈、年度审计报告”等子项目,点击子项目“捐赠收入”,该种收入按五种支付形式分类,点击其中的“支付宝公益”,就可以在右侧窗口看到动态的捐赠情况。点击子项目“午餐计划执行反馈”, 通过图表、数据、照片,每天不同学校的午餐情况一目了然。

“数据可以让我们的信息更透明,也是我们改进工作、提高效率的工具。”微基金执行主席梁树新举例,平台上的食品价格即时更新,可以做出价格预警:一旦超出平均价格,他们可以采取相应措施;平台上的捐助信息,则有利于他们对捐助人进行“客户管理”,在未来筹款中就更有针对性。“接下来我们想试水‘定向捐助’,让捐款人像监控物流一样,随时知道自己捐款的使用进展。”

虽然信息发布的技术条件已经逐步成熟,但在具体操作过程中,专业人才的匮乏、资金短缺,也是公益组织“信息化”工作的难点所在。

微基金正探索用智能手机执行午餐计划,但贵州偏远山区的老师,有的甚至连普通手机都没用过,“信息鸿沟是他们落后的原因之一,越是落后的地方,我们越希望让他们也学会先进的技术。”梁树新说。(来源:新浪网)